美女裸体的视频

未分类

或许是觉得百里歌连他们几人都敢动,再动一个黑龙阁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之事。只是不清楚擒下之后要做什么,战天等五人有心想问,但又生怕惹恼了他,只得默默应承。

另一边,关涛对这里已经完失去了兴趣。百里歌虽然马屁不断让他很受用,可听得多了也早就厌了,那种谄媚窝囊的样子实在令他恶心。

相比较下,尽快享用金姗才是头等大事。

凭金姗的暴脾气,换做平常早就一拳轰过去了,只是顾及到百里歌的安危一直隐忍着,她猜得出百里歌现在是故意装样子的,可他究竟有什么打算?

百里歌气定神闲,见关涛此刻已经兴致缺缺,一双眼睛还不断地瞟着金姗,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放肆,他心中冷笑,开口道:“少阁主,您难得光临蔽宗一趟,在回房休息前,在下有件宝物呈给少阁主。”

关涛的一双眼睛正欣赏着金姗的身姿,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就你一个破宗,能拿出什么好东西。”

“少阁主,蔽宗虽小,但在下保证,那东西定能入得了您的法眼,而且……”百里歌笑道,“实不相瞒,御仙宗、梵昊宗、九阳山和妄空山的四位长老也都在蔽宗做客,现在正在那藏宝之处。”

“嗯?”听到御仙宗等四宗都有人在,还是长老级的,关涛的终于将目光移到了百里歌的身上。

“哪四个长老?你若是想诓骗我,当心我杀了你。”

“在下不敢。正是战天、炎松、红霞、不损这四位。”

“不损老东西也来了?”

关涛皱着眉头,仙魔势力在破劫丹上的暗中合作他也知晓,所以并不奇怪这些人怎么会聚在一起。只是他们竟然会一起找到承影,难道……这承影所建的弱水渊是真的鬼道宗派?他们想利用其大量收集魂体?

花丛中的清纯少女

很有可能!

“为何不早说!”关涛有些恼怒。

“在下久仰黑龙阁大名,突然见到少阁主英明神武自然多想亲近亲近,所以……”百里歌连忙解释着。

关涛摆了摆手,对于马屁精,他虽然讨厌,但有时候还真的拿这种人没办法。

“赶紧带路!”他带着金姗离开了座位。

山门外,此时一个人也没有。岑久山快步走来,一眼就看到了白天和他接头的茶摊小厮。

“老九?”他上前低声问了一句。

那小厮冲他眨了眨眼,也放低声音道:“正准备对他下手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好了!”岑久山有些激动地说道,这一天,他等得太久了。

这时,百里歌突然正色道:“久山,兄弟之中,你我关系最为亲近,有些话我必须说在前头。只要跨过这道门,你以前所知晓的修行界将露出他最真实的一面,就连我,也许也不是你真正认识的那个人。你真的准备好了吗?”

突如其来的话让岑久山有些发懵,修真界的秘闻什么的他有这个信心承受,可百里歌后面的话又是什么意思?

看着他严肃的表情,岑久山咬了咬牙,说道:“不管你是谁,就算一直以来你都在利用我,我也认了。只要能杀了关涛为我母亲报仇,我愿意当那个被骗的傻子!”

“好兄弟。”百里歌笑了起来,“我是骗了你,可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。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将来,也不会有。”

说完,他一点虚空,在光芒闪烁的一瞬间拉着岑久山一步迈入。

岑久山还是头一回进这改造后的秘境,不过此时他也没什么闲心张望,紧跟着百里歌朝离山方向飞去。

“不损,战天他们几个暂且不提,你这又是什么意思!”

秦尊太祖石像所在,关涛正满脸血污地半蹲在地上。战天等三个仙道长老在一旁虎视眈眈,不损道人立着他的黑魔长幡,人型怪物的嘴角还有丝丝鲜血流下。

“什么意思?”不损道人冷笑道,“仙魔势力同弱水渊承影宗主有大事相商,你一个小小的少阁主仗着有你老子撑腰胆敢横加干涉?别说今天弄死你,误了大事就算灭了你整个黑龙阁我看谁敢说半个不字!”

关涛被他一通喝骂整得有些发愣,自己不过是冲这几位随意地打了声招呼,怎么就变成横加干涉了?

“不明白么?”不损道人眯起了眼睛,语气不善道,“我等同承影宗主已经谈到了关键处,可怎想你竟威胁人家弟子强行闯山,承影宗主不得不离开亲自招待你!你倒是抱着美人好吃好喝的,可是我们却在此足足等了你三个时辰!关涛,你好大的脸啊!”

没等他解释,战天也接上话道:“老夫知道黑龙阁在破劫丹的利益链中所占颇少,关天阁主一直以来意见很大,只是未曾想到,竟会派你前来捣乱,为此,我御仙宗不得不冒着更大的风险延长出现在这里的时间。这笔账,你准备怎么算。”

我算你祖宗!

关涛心中大骂,嘴上却不敢说。只能恨恨地低头道:“长老给指条明路吧,要多少赔偿,我关涛给就是!”

“关涛小弟。”红霞扭着腰肢走到他身边蹲下,一对饱满紧紧挤压着他的手臂,轻语道,“姐姐也不要什么赔偿,只要你先封了修为,乖乖呆在一旁,等姐姐和几位长老谈完事后,姐姐答应你一定好好陪你玩,好吗?”

关涛被她弄得有些心猿意马,但脑子还是清楚的,听了这话当即有些恼怒道:“要封我修为?那与要我性命又有何异!”

“你还有选择么?要么自己动手,要么我帮你!”炎松瞪着眼珠子喝道。

关涛咬着牙,终于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“好,我自己来!不过你们必须许下道心誓言,在我修为被封期间,决不能对我动手!”

“哼。”尽管有些不悦,但战天等五人还是先后发下誓言。

“还有你们几个。”关涛对百里歌等人说道。

百里歌微微一笑,起誓道:“我承影以道心为誓,绝对不会在关少阁主修为被封期间出手偷袭,否则不得好死。”

金姗和另一个场上的青发女子也先后起誓。

关涛深吸了一口气,动手封印了自己的修为,半个时辰后,便能恢复。对此,战天等人也没说什么。

只是他刚完成封印,便听到一个男子的喝骂声传来。

“关涛淫贼,你可曾还记得二十多年前的岑家苓氏!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