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用会员的直播软件

未分类

“王老师,您拍的电影那么好,不拍可惜了。”林冬赶紧的给他鼓劲。

不开心的时候,你得哄哄人家。

“林总,我已经亏了你两部电影啦,这心里实在不是滋味,本来想着当面找你赔罪的,可你一直不在,要不约个时间……”

“王老师!”

林冬实在听不下去了,大声喝断了王征的自怨自艾。

“您说这话,就实在对不起咱们两个之间的情谊了啊,如果一部电影的好坏,都用钱来看,那这个市场会扭曲到什么地步,您一个北电摄影系的系主任,还需要我给您分析吗?”

振聋发聩!

有些人,你如果好言好语的劝不好,你就得给他一巴掌。

把他给打醒。

“林总,梦想也要吃饭啊。”王征看来是真的颓废了。

“那下部戏我把导演报酬再给你提高一点,给你5的票房分成,你看怎么样?”林冬故意曲解对方的意思。

“别开玩笑了。”王征是真的无话可说了。

清纯甜美小清新居家写真

有句话叫士为知己者死。

也正因为如此,王征才不好意思继续亏林老板的钱。

“王老师,你赶紧准备吧,还期待着下一部戏呢。”林冬催促道。

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才能让王征老师相信他真的不在乎赔钱,好不容易养成了这么一颗好苗子,拍的两部都血亏,怎么就想不开了呢。

“我研究研究,总是这么亏也不是办法啊,等我觉得能拍出赚钱的电影,我再……”

“王老师!”林冬吓了一大跳,几乎用吼得声音在说话“你一个北电老师的操守呢,你为什么非要向商业低头,你知不知道这对华夏电影来说,是多么大的损失。”

“啊?”王征经常说教学生,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说教。

而且扣上了这么大一顶帽子。

他从来都不知道,自己去拍更商业的电影,对华夏电影有什么损失。

听着语气,还不是一般的损失。

“你的电影我非常欣赏,我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投钱,就是因为喜欢你的电影,没有什么别的原因,如果我想赚钱的话,我难道不知道去投资宁海的电影吗?”

林冬觉得好累。

实在是太累了。

都说到这份上了,如果还不行,难不成让他……

“唉,你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吧,找本子也要时间的。”还好王征被说服了,他原本封刀江湖的念头,在林冬如此热情的吹捧之下,也开始了动摇。

实际上,如果没有林冬,王竞确实就此不再导演电影了。

未来,充满了未知啊。

搞定了这个之后,就开始下一个,张艋,王英俊……

一个个的各种理由,就是没有像马上就开始拍电影的,这让林冬气的牙疼。

队伍实在太难带了。

华夏文艺片的导演们,你们都飘了啊。

翻来覆去,最后终于让他找到一个拍纪录片的——就是执导《32》的那位,一番客套之后,林冬终于套出他想继续拍下一部的想法。

一脉相承,从另外的角度去解读这个被战争伤害的特殊群体。

只是上一部的时候,还有32位活着,现在这些垂暮的老人,随时都可能逝去。

他想趁着这些人还活着的时候,把这个故事讲完。

导演郭科没想过找克莱斯特文化传媒要钱,不是不好意思,而是从常理的角度去思考,克莱斯特文化传媒不可能再投钱了。

或许是因为企业的社会责任感,或许是一时的恻隐之心。

让克莱斯特文化传媒上一次投了钱。

可是这一次人家凭什么还投。

克莱斯特文化传媒的人主动找上门,他还有些不太适应。

“我拍这个片子,没打算赚钱。”郭科很直白。

“我也没打算赚钱。”林冬大有相见恨晚的架势,这人怎么和自己想一块儿去了。

“你们能出多少?”郭科问。

“你要多少?”林冬鼓励的看着他。

“四百就行了。”

“才四百万!”林冬终于还是没忍住。

折腾了半天,你欲言又止的,感情就只需要四百万。

四百万那是钱吗?

“如果预算宽松一些的话,五百万最好了。”冤大头不宰白不宰,割了肉给那些老人改善一下生活也是好的。

“唉,那就五百万吧。”

林冬实在打不起精神,鼓励了这位另类导演几句,就让他去签合同拿钱了。

五百万!

蚊子再小,他也是肉啊。

结算中……

项目名称电影《22》,制作成本500万,总票房17亿,按照投入比例,您收回投资成本,并且获得税后盈利5150万元,很遗憾……

由于消耗的不是系统起始资金,不予结算金加隆

结算结束,由于系统账户资金不为零,不予下发新一轮起始资金,您的系统账户当前资金余额为84亿元(不包括公司账户的24亿综艺预算)

蚊子腿在细它也是肉啊。

正念叨着,嫌弃这一次亏钱亏得太少,林冬突然愣住了。

如果他没有幻听的话,如果他没有失明的话,系统账号资金似乎一下子就加了五千多万。

赚钱了?

一部纪录片,票房居然17个亿。

假的,一切都是假的,我在做梦,让我睡一会先。

这哪睡得着啊。

上一部成本三百万,票房三百多万,这一部五百万成本,票房一点七个亿,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呢。

20万

滚!

林冬并不想知道为什么。

反正知道也没什么用。

人生就是这么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……

不能再这么玩下去了,林冬都想拿起桌子上的裁纸刀把手给剁了。

“赔钱虎,你来一下。”

林冬打算让自己忙碌起来,不然还要挖空心思的找项目,他找项目的眼光似乎有点过于欧气十足,总是碰到赚钱的项目。

“林总,这是您需要看的东西。”

裴擒虎一肚子的委屈,终于轮到自己了。

“代言,手机?”林冬眼睛一亮,这可是再优质不过的项目了。

而且还是华夏手机!

“这个其实是赔钱龙争取来的,华夏手机和咱们的综艺进行了合作,于是就弄到了这个新机代言。”裴擒虎没忘记替他堂哥表功。

当然,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他的功劳。

一款新手机,宣传周期也就三个月,给了四百万的高价。

瞬间就抚平了林冬胸口上的疤。

Tagged